紫杉_暮

以后就用来堆一些梅林罗曼的文吧www

【梅林罗曼】夜莺与玫瑰

纯属扯淡,ooc,部分内容来源圣经。有独轮车

https://m.weibo.cn/5553837656/4157832402357124

一直被和谐心真累...

【梅林罗曼】身份(2)哨向半架空

  非典型哨向....ooc请见谅


沙,铺天盖地的风沙。

  他看向脚下,鞋子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消失,他赤脚站在滚烫的黄沙上。

  风很大,夹杂着扑面而来的沙尘让人睁不开眼,喉咙里尝到了干旱的味道。

  干渴一阵阵袭来。

  这里是空旷的沙漠,除了满天的风沙,没有任何生命。

  就这样赤脚跋涉着,在这似乎无尽头的沙漠。

  心里很平静,像一面镜子一样,倒映出漫天黄沙。

  就这样不知走了多久,眼前出现了一座高大的神殿。

  熟悉闹钟声响起了,罗马尼从梦中惊醒,一身冷汗,干渴感是那么真实,他的嗓子在隐隐作痛。

  自从他来到这个小镇已经三年了。

  梦是消逝记忆的残像,是山谷里百合花上的露珠,是森林清晨的薄雾,随着太阳的升起,慢慢消散。

  他努力回想之前的梦,但仍然是空白一片,只有嗓子的疼痛在提醒他这个梦的存在。

  他放弃了对梦的追寻,匆匆从床上爬起来,洗漱,束发,换上衣服,在这一切都完成后,他推开门。

  “早安,达芬奇亲。”

  “早安哦,罗马尼。”

  “对了,罗马尼,店里新到了一批货,一会我去接货,你来看店,可别被我发现你偷懒哦。”

  三年前,罗马尼被发现晕倒在街头,苏醒后失去了一切有关自己过去的记忆,无家可归,幸好达芬奇亲以周末让他帮忙看店的代价让他借宿在她的小卖部的空房间里,罗曼也在冬木气象研究所找到了一份医疗部的工作,他居然还记得医疗方面的知识,根据这一点,他推断自己以前可能是个医生,所长听了他的请求后,表示可以暂时任用他一段时间,他干的不错,就成了正式员工。

  达芬奇亲画完了妆,哼着歌出去了。

  这个时间一般不会有顾客,他百般聊赖地坐在柜台前。但小卖部门把手上的风铃却发出清脆的响声。

  一只白皙的手推开了门,罗曼下意识的抬头看,来者穿着花哨的白色斗篷,一头银色长发在阳光下折射出梦幻般的虹彩,容貌实在无可挑剔,罗马尼居然有些呆滞了。

  直到对面的人清了清嗓子,罗马尼才如梦初醒般的站起。

  “抱...抱歉,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对面的人却不说话,只是走近他。突然,他伸出手,从罗马尼衣领里拽出了一个亮晶晶的小东西。

  那是一个滴胶做的吊坠,里面有一枚粉色的花瓣。

  那正是罗马尼手心里的花瓣,这是玛修出的主意,她认为这可能和罗马尼的身份有关,便做成了这个精巧的小吊坠。

  这超出了他预料范围,他一时间怔住了。

  两秒后他反应过来,一把抢过吊坠塞回衣领里“你你你干什么,这...这是我女朋友..梅莉送给我的。”

  这句话脱口而出,罗马尼简直想给自己点个赞。但他忽略了自己不假思索说出梅莉这个名字的事实。

  对面的人愣了愣,然后笑得前仰后合。

  “你..你笑什么”罗马尼有些心虚的瞪着他。

  “没什么,只是觉得有趣而已。”他的声线很好听,“我叫梅林,先前一直在外面出差,已经三年没有回来了。”

  “那...您需要什么?”

  “我这次回来想给我的妻子带些礼物,你说我给她买什么呢,罗马尼?”

  罗马尼心说今天是什么日子,看个店都能被秀一脸,他后知后觉的发现是胸牌出卖了他的名字,下次真应该和达芬奇亲谈谈不带胸牌的事,他想。

  “您可以买我们店的...”罗马尼话音未落就被梅林打断了“啊,就那个了。”

  罗马尼顺着他指着的方向看去,是角落里一个白色的小羊毛绒。

  “您确定要这个吗?”出于礼貌罗马尼还是说出了这句话,事实上当他看到梅林时他就有一种奇特的感觉。

  ——不能和他待在一起,否则会被卷入很大的麻烦。

  来自潜意识的警告。

  “嗯,就那个了,我的妻子有一头柔顺的白色长发,我常常把她比做香草山上的小羊,她一定会喜欢它的。”

  真是个奇怪的顾客,罗曼一边帮他把小羊装进礼品袋一边想,他把包装好的小羊递给梅林,不经意间却碰到了他的指尖。

  那一刻剧痛铺天盖地地向他袭来,大脑尖锐的刺痛让他想呼喊,却像溺水一样什么也喊不出。

  但剧痛仅仅持续了几秒就消失了,像从未发生过那样。

  因为疼痛,他没有看见对方嘴角勾起的满意的弧度。

  “那么,罗马尼,再见咯。”

  罗马尼下意识的挥手,看着梅林消失在门外灿烂的日光下和一阵清脆的风铃声中。

  自从他走后,罗马尼就心不在焉的坐在柜台前,就连风铃再次响起也没注意到。

  “医生!早安。”

  罗马尼这才回过神。“早安,玛修,咕哒。”

  “对了,医生,教会的言峰璃正神父退休了,新上任的是他的儿子言峰绮礼,我记得医生也信教吧。”

  “诶,退休了吗,真可惜,言峰神父是一个很好的人。”

  这两个少女就是当时把晕倒的他从街边捡回来的人,她们在他苏醒后也给予了他很多帮助,罗马尼非常喜欢这两个善良的孩子。

  “医生,我和前辈还要上学,我们先走了。”

  风铃声再次响起了。
 

 

 

 

 

 

 

 

 

 

 

 

 

 

 

 

   

  

【梅林罗曼】身份(1) 哨向半架空

●ooc严重
●世界观请百度“哨兵向导”
●半架空,有原著内容
●文笔智障,第一次写哨向,有问题请指出

  “还记得吧,所罗门,这次任务结束,你就该退役了。”

昏黄的灯光,几只飞蛾不知疲倦的撞击着落满灰尘的吊灯,有些破旧的桌子上放着一个银制军徽,上面GO的标志闪闪发亮。

  对面的人没有说话,他的位置离唯一的光源很远,身影几乎融入黑暗,只有琥珀色的眸子熠熠生辉。

  “那些老家伙们总算黑箱子上的魔术符文研究出了名堂,上面记载的是可以让你暂时失去力量并拥有情感的符文”

  他笑了笑“所罗门,你猜是谁把这个符文留给你的?”

  对面的人仍然沉默。

  “告别仪式会在明天举行,我没有邀请太多人,明天晚上,塔会将你用直升机投放到一个偏远的小镇上”

  “塔派了拥有消除记忆能力的向导,你会完完全全变成一个普通人。”

  “我的退役,是因为给提亚。”

  一个疑问句被硬生生被掰成了肯定句。

  对面的人也不掩饰“是,那些老家伙们忌惮神代魔术和魔神的力量,它既然可以轻易毁灭敌人,毁灭他们也同样容易。”

  阴影下的人没有说话,他怔怔地看着手臂上繁复的魔术回路“梅林,魔术会带来灾祸。”

  对方笑了笑“不,他们只是担心这股强大的力量不会为他们所用而已,万物都有利有弊,你比我知道得更清楚。况且,为什么不借这个机会好好享受作为普通人的人生呢?”

“塔里的事也没什么操心的,也不必挂念我,黑暗哨兵不会情绪失控,我一个人做任务也不会有问题。”

  阴影里的人沉默了很久,“好。”

  冬木镇是个很普通的小镇,不过十年前的一件事让它突然名声大噪,在冬木一座拆迁的教堂下面,发现了古代魔术阵地遗址。

  众所周知,哨兵和向导的力量已经被利用很久了,但哨兵和向导的起源至今还是未解之谜,事实上,一些学者发现,哨兵向导的力量是从所罗门王的时代之后,才逐渐为人所知,在这之前,从来没有过关于这些的记载,而传说中所罗门王得到了神赐予的力量又恰好与之吻合,再加上对一些古以色列时期文物的考察,一切蛛丝马迹都指向那个神秘的时代。

  发现古代魔术遗址的地方马上被封锁起来,政府军从遗址里发现了一个严丝合缝的黑色长箱子,箱子的材料是一种未知的金属,在所有人对它束手无策的时候,箱子却自己打开了,里面是一个白发的青年,居然还有微弱的呼吸。

  根据身体检测,青年是一个向导,骨龄却是一个惊人的数字,人们想从青年身上找到关于神代魔术的蛛丝马迹,却失败了,但青年身穿的以色列式长袍却间接承认了他与那个秘密的关系,最后青年被送到塔里,而黑箱子则被送到科学院以便于研究内侧的符文。

  在被囚禁于塔里的第十天,青年苏醒了,但他在房间里布下了魔术结界,塔没有人懂这种古老的魔术,让所有人焦头烂额。

  在这个时候,却有人主动请缨,宣称自己可以进入魔术结界并与青年交涉。

  这个人就是塔里的准首席哨兵梅林,但有意思的是,所有人都仅仅知道他叫梅林,连他的姓氏也是迷,他是在某一天突然加入塔的,人们发现他是黑暗哨兵,按照不成文的规定,黑暗哨兵一定是首席哨兵,何况塔里也没有人的力量比他更强 。

但梅林拒绝了,原因是他还没有定下自己的向导。

  梅林就这样留在了塔,当时所有人都认为那只是他谦虚的借口而已,他很快就会定下向导成为首席,但足足两年了,他还是没有自己的向导,这也不怪他,那么多向导,居然没有一个和他适配度超过50%。

  他在塔里算是异类,他对大多数人关注的东西并不感兴趣,而是喜欢研究古代魔术,所以这个任务就当仁不让的落在他肩上。

  他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进入了魔术结界,在里面足足呆了两天,他出来之后带回了两个轰动整个塔消息。

   第一个是青年说为了报答他们救了自己,答应为塔工作,第二个则更加轰动,青年愿意和他精神结合暂时成为他的向导。

他把暂时两个字咬得很重,所有人都听出了弦外之音,精神结合太脆弱,塔很久都不用了。

  “另外,他的名字叫所罗门。”

  “但他没有对过往的记忆,仅仅记得自己的名字而已。”这句话击碎了很多人对神代魔术的妄想,人们不死心的带所罗门进行各种记忆回复治疗,他沉默地接受,但那些对他毫无效力。

  所罗门在塔里呆了一个月,塔无法从他身上获得什么,又不愿让他闲着,最后想出了一个折中的方法,塔给所罗门和梅林安排了一个任务,想测试他们的能力。

  第一次就给他们安排了A级的任务,意味不言而喻,但是他们比想像中更加轻易的完成了任务。

  就这样梅林和所罗门开始成为搭档完成任务,在所罗门苏醒后的第四年,塔将唯一一个EX级任务交给了他们,由于任务太过凶险,还派了另一个小组,哨兵吉尔伽美什和向导恩奇都来协助他们。

  但由于那个任务难度太大,在那次任务中,恩奇都死去了,吉尔伽美什痛失向导,随后退役,而所罗门在那次任务中召唤了他的“精神体”——但那已经不属于精神体的范围,寻常向导的精神体通常是温顺的食草动物,且只能被哨兵和向导看到,而他的精神体,则是后来被称为魔神王的兽,通过魔术使精神体具现化进行战斗,也多亏了这样,他们三人才能从任务中活下来。

  但那次事件影响太恶劣了,这直接将所罗门和塔暴露在普通民众面前,魔神王几乎摧毁了一座堡垒,甚至连路过的普通民众都能看到冲天的火光和和顶天立地的魔神,这件事把塔推到了风口浪尖,最后塔做出让所罗门退役的决定。

  但这些事冬木的人们是不知道的,人们重复着日复一日的生活,他们只知道,在拆除教堂的地方建起了一座更加漂亮的教堂,原来的神父退休了,新的神父是从某个教会派来的。

  但今天似乎有点不同寻常。

  “前辈!这里有个人晕倒了!”

   ......

   他像四年前那样睁开双眼,看到了洁白的墙壁。

   头很疼。似乎丢失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你醒了,还记得自己的名字吗?你的大脑受到了重创,没有变成植物人真是奇迹。”

     名字...?

     “○○○,你知道『浪漫』这个词吗?”

     这句话像流星一样划过他的脑海,一闪而逝。

     “罗曼”他喘着粗气说道,“我的名字是罗马尼.阿奇曼。”

  “其他的事情呢?能不能想起来?”

  这句话似曾相识,但他什么都想不起来。

  “有病人来了,我先去忙了,你就在这休息一会吧。”

  脚步声渐渐远去了。

  他感到手心里有东西,摊开手掌。

  是一片粉色的花瓣,仿佛刚摘下一样。

  娇嫩欲滴。

 

 

 

 

 

 
 

 

 

 

 

 

 

【梅林罗曼】花朵,香草山,与羊

●重度ooc
●智障文笔
●所罗咩梗

  这天是平常的一天,梅林走出高塔,人理已经修复,他也没了呆在迦勒底的理由,2016以所罗门在人们的记忆中消失而结束,罗马尼.阿其曼这个名字成为迦勒底的禁忌,魔法☆梅莉也失去了唯一的付费用户,梅林每念及此便有些可惜:在此之后他再没吃到那样甜美的情感。

  他踏上雾气弥漫的小径,低声与花瓣上还残存着昨夜露水的花朵道早安。

  今天似乎有不速之客造访。

  在那路径的尽头,他看见了一只羊。

  羊浑身雪白,四肢和头部却是黑的,有点像苏格兰黑脸羊,梅林发现它时,它正啃食着阿瓦隆色彩艳丽的花朵,全然不理旁边妖精们叽叽喳喳的抱怨。

  显然这不是普通的羊,在这魔力浓度极高的地方却能安然啃食花朵的羊,阿瓦隆不存在,外层的世界也不会有,不过梅林并不想知道羊是从哪来的,阿瓦隆有很多东西,但没有羊,这对他来说也算是新奇玩意,至少能用来找些乐子。

  “过来”梅林吹了声口哨,羊并没有理他,看着不断被啃食的花朵,梅林莫名有些肉疼,天知道这可是几千年来他唯一的听众。

  梅林不了解羊,在他印象里,羊通常是温顺柔弱的哺乳动物,但眼前这只羊显然超出了这个范围,用三藏的话说,是成精了,但他此刻乐于尝试。

  他走进羊,羊没有逃开,小羊犄角刚刚长出,称之为羊羔也不为过,梅林走到羊的后面,一把抱起了羊。

  羊并没有挣扎,乖乖任他抱,有求必应,很有那位王的风格,梅林揉了一把羊背上软乎乎的毛,触感极佳,他又撸了一把。

  事实证明,没有猫撸的时候,撸羊也很不错,羊比cath良心多了,至少它不会突然跳起来踢梅林下巴。

  知道羊的来历不过一个千里眼的事情,但梅林并不想使用,或者说他心里早有答案,羊被他抱在怀里,嘴里的动作仍没有停下,羊小小的身体像无底洞一样吸收着阿瓦隆浓度高的可以称为毒药的魔力,而羊吃下去的花,也许用高纯度魔力结晶形容会更恰当。

  羊有些躁动,它刚刚咽下嘴里的花瓣,梅林眼疾手快地变出一束花,塞到羊嘴里,羊有了食物,便继续乖乖伏在梅林怀里,羊嘴边的黑毛甚至被花的汁液染成了红色。

梅林看着好笑,他把羊夹在腋下,向来时的路走去,羊一路上很安静,任由梅林摆弄,只是咀嚼的动作一刻也没有停下。

  羊对高塔的环境十分满意,它把蹄子搭在唯一的窗上,可是由于太矮,后蹄使不上力气,梅林托着它的后腿把它送上窗沿,羊便静静地向窗外眺望,过了好久,它才缓缓挪动身子,梅林刚想把它抱下来。羊却灵巧的跃下,准确地落到梅林的床上。

  羊曲下前肢,大大方方地卧在梅林的床上,灿金色的眼睛始终不离梅林身边的花瓣。慢慢地,它的头垂了下去。羊睡着了,梅林试着摸了摸它背上软乎乎的毛,羊没有动,梅林又摸了摸羊脆弱的耳朵,羊的耳朵轻微地翕动了几下,但没有醒来。

  梅林想起罗马尼在的时候,他总是霸占他的单人床,毫无羞耻之心,可能这就是命运,梅林坐在电脑前刷了会博客,把小羊的照片也发到了博客上。

魔法☆梅莉:新养的宠物羊,毛软乎乎的,超萌(。ò ∀ ó。)
你就是我的亚比煞吗、拒绝加班等400人觉得很赞。
评论:
给提亚:我的王!你对我的王上做了什么!

  好像有什么乱入了。

  梅林权当看不见,他哼着歌,顺便回复了几个热情的粉丝。

  过了大概两小时,羊悠悠醒转,梅林感觉到有人注视着自己,回过头去,羊灿金色的眸子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他笑了笑,拍了拍大腿。

  “过来,听故事吗?”

  羊跳下床,把前蹄搭在梅林腿上,梅林笑着把它抱到腿上,“那今天给你讲些其他的吧。”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条小美人鱼。

  人鱼是海神的使者,是海族的领袖。

  小美人鱼是海神最宠爱的孩子,他有柔顺的白色长发和琥珀色的眼睛,海神收去了他的情感,赋予他无穷的智慧,因为这样,小美人鱼就不会悲伤了。

  老海王退位了,小美人鱼接过了镶嵌着艳丽贝壳生了锈的青铜权杖,他带领海族寻找食物,躲避天敌和灾害,大家都爱戴他,敬仰他。

  阳光照不到幽深的海底,小美人鱼从来没去过水面看过,那是不被海神允许的,他仅仅通过从人类世界回来的同类那里,了解一些人类的事情。

  ——每到夏天的徬晚,人类会在露天举办集市,集市上有漂亮花纹的瓷器,美味的瓜果,和精彩杂技演出。

  ——新年的夜晚,人类会把数不清的焰火放上天空,那一刻人类所创造的光芒,比群星更加璀璨。

  小美人鱼有一块瓷器的碎片,上面也有精美的花纹,他小心翼翼地把它藏在一个贝壳里,和人类的物品接触,海族是不被允许的。

  小美人鱼没吃过甜甜的瓜果,海里只有鱼,他不知道甜的味道,也不知道酸的味道,嘴里苦涩的咸味早已习惯。

  小美人鱼没看过杂技演出,海族的思想十分刻板,像那样被认为是哗众取宠,是不允许的。

  小美人鱼没见过群星,但父亲曾告诉过他,星辰的光芒,比那些散发淡淡粉红色光芒的圆润珍珠,更为耀眼。

  那焰火到底是什么样子呢?

  一个小小的念头开始在小美人鱼心中生根,发芽。

  我要成为人类,我要尝试普通人类的生活。

  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个念头也像海草一样疯长,终于有一天,小美人鱼跪在海神面前,提出了这个请求。

  令人惊讶的是,海神同意了他的请求,他收回小美人鱼的智慧,把情感还给他,小美人鱼的鱼尾在这一刻变成了人类的双脚,他真的成为了人类。

  小美人鱼来到人间,第一次听到『浪漫』这个词,他打心里感到惊喜,他学会了对任何人露出笑容,在人间,他认识了王子和公主,他们一起快乐地生活了很久,对小美人鱼来说,这是他生命中最快乐的日子,就像一场梦一样。

  可是告别的日子终将到来。

  王国的边境上出现了巨大的海兽,王子和公主亲自去前线作战,公主为了保护王子而死,王子也受了重伤,小美人鱼认出,那是他曾经收服的一只海兽,现在它已经窃取了他的智慧,王子是无法战胜的。

  小美人鱼从城堡跑出,站到了海兽面前。

  谁也没有想到,小美人鱼会跑出来,小美人鱼的身躯同海兽相比是那么的渺小,却让人不容忽视。

  他对着震惊的王子,扬起如平时一般暖融融的笑容。

  小美人鱼的腿在这一刻又化为鱼尾,他的眸子瞬间变成了璀璨的鎏金色,比星辰和焰火,更加灿烂。

  『Ars,Nora』

  小美人鱼在碧蓝青空下,化为海面上的泡沫,随着波浪渐渐飘向海天相接的地方。

  海兽消失了,王国恢复了往日的宁静。

  公主回到了王子身边,两人站在蔚蓝的青空之下,看着泡沫,渐行渐远。

  可是小美人鱼再也不会回来了。”

  羊安静地趴在梅林腿上 ,歪着头认真地听梅林讲,梅林讲到最后时,不知为何,他感到脸上有温热的东西流淌下来,他这才惊觉,他哭了。

  梅林以前从来没有这种情况,他把这归咎与人类情感的影响。突然,他感到掌心传来一阵湿热柔软的触感。

  羊在舔他的手。

  它把头埋在梅林手心,伸出粉红色的舌头,小心翼翼地舔着梅林的手。

  羊发现梅林在看它,便抬起头,灿金色的眼睛里倒映着梅林的身影,它甚至破天荒的对梅林摇了摇短短的小尾巴。

  梅林刚想摸摸它,羊却从他膝上跳下,一头扎进床底,任他怎么逗弄也不出来。

  梅林假意冷落它,不一会,一个毛茸茸的小脑袋从床底探出来,见梅林没什么动作,一只蹄子也探出来,这些梅林用千里眼看的清清楚楚,小羊悄悄钻出床底,试探着闻了闻梅林斗篷边散落的花瓣。

  羊见梅林没什么反应,便开始吃粉色的花瓣,电脑提示音“叮”一声响了,它吓了一跳,耳朵吓得竖起。梅林打开电脑,是大卫王的私信。

  你就是我的亚比煞吗:链接:这些养羊小秘诀,99%的人都不知道,再不看就晚了!

  等等这个uc画风是什么鬼?

  梅林点开链接,粗略扫了一眼,上面说羊很爱干净,梅林翻出了以前给cath洗澡的小毛刷,幸好cath毛量大,刷子给羊用也足够,羊乖乖任他洗,但花瓣供应不能停。

  羊洗完澡,毛湿淋淋的贴在身体上,显得格外瘦小,它主要是毛厚,并没有多少肉,它自己倒是不在乎,淡定地嚼着花瓣。

  梅林用吹风机吹干羊毛,羊又恢复到蓬松柔软的状态,这个吹风机还是罗马尼的遗物,每次他们做完罗马尼都坚持洗澡,用这个吹风机吹干湿淋淋的头发,梅林喜欢看他束发的样子,他撩起橙粉色略卷的头发,嘴里叼着发绳,露出颈侧青紫色的吻痕,显得格外色情,往往这时梅林会握住他雪白纤细的手腕,把他按倒在床上再狠狠蹂躏一次。这时候他会带着哭腔拼命挣扎,但是反抗无效,被狠狠压在身下。

  他走后,分遗物时藤丸问过他的意见,他只要了那个平淡无奇的风筒。

  红色的风筒,把手上有些掉漆,藤丸问他原因时,他只是笑了笑,没说什么。

  梅林闲得无聊,把羊颈侧的长毛编成了一个小麻花辫,还顺便揉了揉羊刚刚长出的犄角,羊拱了拱他的手,犄角蹭得他掌心痒痒的。

  这一天梅林与羊相安无事,徬晚,梅林起身关掉电脑,羊早趴在他的床上睡熟了,梅林看向窗外,一颗流星划过阿瓦隆灰蓝色的天空。

  他悄悄关了灯,爬上床,羊睡梦中拱到他的怀里,蹭了蹭他,羊刚好充当一个毛茸茸的小抱枕,热乎乎像一只暖炉。

  午夜,梅林从梦中醒来,月光透过高塔唯一的窗,给怀里的小人儿的脸笼罩上一层梦幻般的清辉,他顿时明了。

  幼年的所罗门躺在他怀里,头上的羊角还没有褪去,睡得安详。

  由于魔力的补充,所罗门恢复了人形,却是幼童的模样,他像羊一样乖巧听话,梅林刷博客,他便搬张小凳子坐在旁边看着他,乖乖让梅林用风筒吹羊毛似的白色长发,趴在梅林腿上听他讲王的故事,琥珀色的眼睛在黑暗中熠熠生辉,只是不说话。

  梅林用很多方法试图引诱王开口,可是他仍然一声不吭,梅林猜测他可能需要更多的魔力。

“喏,想要更多的魔力吗,只要你说话,大哥哥就会给你魔力哟。”

他蹲下来,让自己与小所罗门视线水平。

  他金色的眼睛里还是看不出一点波澜,正当梅林想放弃时,他却开口了。

  “给我,魔力。”

  平平淡淡的,没有丝毫感情的语气,丝毫称不上『恳求』。

  然后在梅林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小所罗门搂住了梅林的脖子,踮起脚,轻轻吻上了他。

  不同与他与罗马尼进行过的那些热烈的舌吻,这个吻轻轻的,浅尝辄止,在梅林还没有品尝到它的味道的时候,就已经结束了。

  橙粉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从小所罗门的发尾蔓延。

......

  罗马尼.阿奇曼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梦魔含笑的紫色眸子。

“要听王的故事吗,我的小美人鱼?”

他拍了拍大腿。

 
 





















梅林罗曼x达拉崩吧


被达拉崩吧洗脑了...

很久很久以前

魔神突然出现

带来灾难带走了医生又消失不见

人理十分危险

从者谁最勇敢

一位金术赶来

大声喊     我要     带上最好的剑

                                翻过最高的山

                                闯进最深的森林把医生带回到面前

御主非常高兴

忙问他的姓名

魔术师想了想

他说御主我叫近战法师网骗偶像大哥哥梅林

再来一遍近战法师网骗偶像大哥哥梅林

是不是近战法师网骗偶像大哥哥梅林

对就是近战法师网骗偶像大哥哥梅林

从者网骗梅林

骑上最快的芙

带着大家的希望从迦勒底出发

战胜恶魔来袭

获得蛮神心脏

无数材料见证

他慢慢310

绝对魔兽战线

吃掉所有圣杯

一路风霜   伴随指引前路的圣晶石

找到一座神殿

医生和可怕魔神

梅林拔出圣剑

魔神说    我是烧却人理毁灭人类魔神给提亚
                
                 再来一次 烧却人理毁灭人类魔神给提亚

是不是中二颜艺成天搞事小便gay提亚

                 不对是烧却人理毁灭人类魔神给提亚


然后近战法师网骗偶像大哥哥梅林

砍向烧却人理毁灭人类魔神给提亚

然后烧却人理毁灭人类魔神给提亚

咬了近战法师网骗偶像大哥哥梅林

最后近战法师网骗偶像大哥哥梅林

打败了烧却人理毁灭人类魔神给提亚

救出了死宅废柴就不实装医生罗马尼

回到了没有金卡五星礼装非洲迦勒底

御主听说近战法师网骗偶像大哥哥梅林

他打败了  烧却人理毁灭人类魔神给提亚

就把死宅废柴就不实装医生罗马尼

嫁给了  近战法师网骗偶像大哥哥梅林

啦啦网骗梅林   死宅罗曼

幸福得像个童话

他们每天各种普雷

罗马尼他起不来床

梅林问他相信爱吗

罗马尼生无可恋

魔法梅莉一定存在

经纪人是渣男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