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杉_暮

以后就用来堆一些梅林罗曼的文吧www

【梅林罗曼】花朵,香草山,与羊

●重度ooc
●智障文笔
●所罗咩梗

  这天是平常的一天,梅林走出高塔,人理已经修复,他也没了呆在迦勒底的理由,2016以所罗门在人们的记忆中消失而结束,罗马尼.阿其曼这个名字成为迦勒底的禁忌,魔法☆梅莉也失去了唯一的付费用户,梅林每念及此便有些可惜:在此之后他再没吃到那样甜美的情感。

  他踏上雾气弥漫的小径,低声与花瓣上还残存着昨夜露水的花朵道早安。

  今天似乎有不速之客造访。

  在那路径的尽头,他看见了一只羊。

  羊浑身雪白,四肢和头部却是黑的,有点像苏格兰黑脸羊,梅林发现它时,它正啃食着阿瓦隆色彩艳丽的花朵,全然不理旁边妖精们叽叽喳喳的抱怨。

  显然这不是普通的羊,在这魔力浓度极高的地方却能安然啃食花朵的羊,阿瓦隆不存在,外层的世界也不会有,不过梅林并不想知道羊是从哪来的,阿瓦隆有很多东西,但没有羊,这对他来说也算是新奇玩意,至少能用来找些乐子。

  “过来”梅林吹了声口哨,羊并没有理他,看着不断被啃食的花朵,梅林莫名有些肉疼,天知道这可是几千年来他唯一的听众。

  梅林不了解羊,在他印象里,羊通常是温顺柔弱的哺乳动物,但眼前这只羊显然超出了这个范围,用三藏的话说,是成精了,但他此刻乐于尝试。

  他走进羊,羊没有逃开,小羊犄角刚刚长出,称之为羊羔也不为过,梅林走到羊的后面,一把抱起了羊。

  羊并没有挣扎,乖乖任他抱,有求必应,很有那位王的风格,梅林揉了一把羊背上软乎乎的毛,触感极佳,他又撸了一把。

  事实证明,没有猫撸的时候,撸羊也很不错,羊比cath良心多了,至少它不会突然跳起来踢梅林下巴。

  知道羊的来历不过一个千里眼的事情,但梅林并不想使用,或者说他心里早有答案,羊被他抱在怀里,嘴里的动作仍没有停下,羊小小的身体像无底洞一样吸收着阿瓦隆浓度高的可以称为毒药的魔力,而羊吃下去的花,也许用高纯度魔力结晶形容会更恰当。

  羊有些躁动,它刚刚咽下嘴里的花瓣,梅林眼疾手快地变出一束花,塞到羊嘴里,羊有了食物,便继续乖乖伏在梅林怀里,羊嘴边的黑毛甚至被花的汁液染成了红色。

梅林看着好笑,他把羊夹在腋下,向来时的路走去,羊一路上很安静,任由梅林摆弄,只是咀嚼的动作一刻也没有停下。

  羊对高塔的环境十分满意,它把蹄子搭在唯一的窗上,可是由于太矮,后蹄使不上力气,梅林托着它的后腿把它送上窗沿,羊便静静地向窗外眺望,过了好久,它才缓缓挪动身子,梅林刚想把它抱下来。羊却灵巧的跃下,准确地落到梅林的床上。

  羊曲下前肢,大大方方地卧在梅林的床上,灿金色的眼睛始终不离梅林身边的花瓣。慢慢地,它的头垂了下去。羊睡着了,梅林试着摸了摸它背上软乎乎的毛,羊没有动,梅林又摸了摸羊脆弱的耳朵,羊的耳朵轻微地翕动了几下,但没有醒来。

  梅林想起罗马尼在的时候,他总是霸占他的单人床,毫无羞耻之心,可能这就是命运,梅林坐在电脑前刷了会博客,把小羊的照片也发到了博客上。

魔法☆梅莉:新养的宠物羊,毛软乎乎的,超萌(。ò ∀ ó。)
你就是我的亚比煞吗、拒绝加班等400人觉得很赞。
评论:
给提亚:我的王!你对我的王上做了什么!

  好像有什么乱入了。

  梅林权当看不见,他哼着歌,顺便回复了几个热情的粉丝。

  过了大概两小时,羊悠悠醒转,梅林感觉到有人注视着自己,回过头去,羊灿金色的眸子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他笑了笑,拍了拍大腿。

  “过来,听故事吗?”

  羊跳下床,把前蹄搭在梅林腿上,梅林笑着把它抱到腿上,“那今天给你讲些其他的吧。”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条小美人鱼。

  人鱼是海神的使者,是海族的领袖。

  小美人鱼是海神最宠爱的孩子,他有柔顺的白色长发和琥珀色的眼睛,海神收去了他的情感,赋予他无穷的智慧,因为这样,小美人鱼就不会悲伤了。

  老海王退位了,小美人鱼接过了镶嵌着艳丽贝壳生了锈的青铜权杖,他带领海族寻找食物,躲避天敌和灾害,大家都爱戴他,敬仰他。

  阳光照不到幽深的海底,小美人鱼从来没去过水面看过,那是不被海神允许的,他仅仅通过从人类世界回来的同类那里,了解一些人类的事情。

  ——每到夏天的徬晚,人类会在露天举办集市,集市上有漂亮花纹的瓷器,美味的瓜果,和精彩杂技演出。

  ——新年的夜晚,人类会把数不清的焰火放上天空,那一刻人类所创造的光芒,比群星更加璀璨。

  小美人鱼有一块瓷器的碎片,上面也有精美的花纹,他小心翼翼地把它藏在一个贝壳里,和人类的物品接触,海族是不被允许的。

  小美人鱼没吃过甜甜的瓜果,海里只有鱼,他不知道甜的味道,也不知道酸的味道,嘴里苦涩的咸味早已习惯。

  小美人鱼没看过杂技演出,海族的思想十分刻板,像那样被认为是哗众取宠,是不允许的。

  小美人鱼没见过群星,但父亲曾告诉过他,星辰的光芒,比那些散发淡淡粉红色光芒的圆润珍珠,更为耀眼。

  那焰火到底是什么样子呢?

  一个小小的念头开始在小美人鱼心中生根,发芽。

  我要成为人类,我要尝试普通人类的生活。

  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个念头也像海草一样疯长,终于有一天,小美人鱼跪在海神面前,提出了这个请求。

  令人惊讶的是,海神同意了他的请求,他收回小美人鱼的智慧,把情感还给他,小美人鱼的鱼尾在这一刻变成了人类的双脚,他真的成为了人类。

  小美人鱼来到人间,第一次听到『浪漫』这个词,他打心里感到惊喜,他学会了对任何人露出笑容,在人间,他认识了王子和公主,他们一起快乐地生活了很久,对小美人鱼来说,这是他生命中最快乐的日子,就像一场梦一样。

  可是告别的日子终将到来。

  王国的边境上出现了巨大的海兽,王子和公主亲自去前线作战,公主为了保护王子而死,王子也受了重伤,小美人鱼认出,那是他曾经收服的一只海兽,现在它已经窃取了他的智慧,王子是无法战胜的。

  小美人鱼从城堡跑出,站到了海兽面前。

  谁也没有想到,小美人鱼会跑出来,小美人鱼的身躯同海兽相比是那么的渺小,却让人不容忽视。

  他对着震惊的王子,扬起如平时一般暖融融的笑容。

  小美人鱼的腿在这一刻又化为鱼尾,他的眸子瞬间变成了璀璨的鎏金色,比星辰和焰火,更加灿烂。

  『Ars,Nora』

  小美人鱼在碧蓝青空下,化为海面上的泡沫,随着波浪渐渐飘向海天相接的地方。

  海兽消失了,王国恢复了往日的宁静。

  公主回到了王子身边,两人站在蔚蓝的青空之下,看着泡沫,渐行渐远。

  可是小美人鱼再也不会回来了。”

  羊安静地趴在梅林腿上 ,歪着头认真地听梅林讲,梅林讲到最后时,不知为何,他感到脸上有温热的东西流淌下来,他这才惊觉,他哭了。

  梅林以前从来没有这种情况,他把这归咎与人类情感的影响。突然,他感到掌心传来一阵湿热柔软的触感。

  羊在舔他的手。

  它把头埋在梅林手心,伸出粉红色的舌头,小心翼翼地舔着梅林的手。

  羊发现梅林在看它,便抬起头,灿金色的眼睛里倒映着梅林的身影,它甚至破天荒的对梅林摇了摇短短的小尾巴。

  梅林刚想摸摸它,羊却从他膝上跳下,一头扎进床底,任他怎么逗弄也不出来。

  梅林假意冷落它,不一会,一个毛茸茸的小脑袋从床底探出来,见梅林没什么动作,一只蹄子也探出来,这些梅林用千里眼看的清清楚楚,小羊悄悄钻出床底,试探着闻了闻梅林斗篷边散落的花瓣。

  羊见梅林没什么反应,便开始吃粉色的花瓣,电脑提示音“叮”一声响了,它吓了一跳,耳朵吓得竖起。梅林打开电脑,是大卫王的私信。

  你就是我的亚比煞吗:链接:这些养羊小秘诀,99%的人都不知道,再不看就晚了!

  等等这个uc画风是什么鬼?

  梅林点开链接,粗略扫了一眼,上面说羊很爱干净,梅林翻出了以前给cath洗澡的小毛刷,幸好cath毛量大,刷子给羊用也足够,羊乖乖任他洗,但花瓣供应不能停。

  羊洗完澡,毛湿淋淋的贴在身体上,显得格外瘦小,它主要是毛厚,并没有多少肉,它自己倒是不在乎,淡定地嚼着花瓣。

  梅林用吹风机吹干羊毛,羊又恢复到蓬松柔软的状态,这个吹风机还是罗马尼的遗物,每次他们做完罗马尼都坚持洗澡,用这个吹风机吹干湿淋淋的头发,梅林喜欢看他束发的样子,他撩起橙粉色略卷的头发,嘴里叼着发绳,露出颈侧青紫色的吻痕,显得格外色情,往往这时梅林会握住他雪白纤细的手腕,把他按倒在床上再狠狠蹂躏一次。这时候他会带着哭腔拼命挣扎,但是反抗无效,被狠狠压在身下。

  他走后,分遗物时藤丸问过他的意见,他只要了那个平淡无奇的风筒。

  红色的风筒,把手上有些掉漆,藤丸问他原因时,他只是笑了笑,没说什么。

  梅林闲得无聊,把羊颈侧的长毛编成了一个小麻花辫,还顺便揉了揉羊刚刚长出的犄角,羊拱了拱他的手,犄角蹭得他掌心痒痒的。

  这一天梅林与羊相安无事,徬晚,梅林起身关掉电脑,羊早趴在他的床上睡熟了,梅林看向窗外,一颗流星划过阿瓦隆灰蓝色的天空。

  他悄悄关了灯,爬上床,羊睡梦中拱到他的怀里,蹭了蹭他,羊刚好充当一个毛茸茸的小抱枕,热乎乎像一只暖炉。

  午夜,梅林从梦中醒来,月光透过高塔唯一的窗,给怀里的小人儿的脸笼罩上一层梦幻般的清辉,他顿时明了。

  幼年的所罗门躺在他怀里,头上的羊角还没有褪去,睡得安详。

  由于魔力的补充,所罗门恢复了人形,却是幼童的模样,他像羊一样乖巧听话,梅林刷博客,他便搬张小凳子坐在旁边看着他,乖乖让梅林用风筒吹羊毛似的白色长发,趴在梅林腿上听他讲王的故事,琥珀色的眼睛在黑暗中熠熠生辉,只是不说话。

  梅林用很多方法试图引诱王开口,可是他仍然一声不吭,梅林猜测他可能需要更多的魔力。

“喏,想要更多的魔力吗,只要你说话,大哥哥就会给你魔力哟。”

他蹲下来,让自己与小所罗门视线水平。

  他金色的眼睛里还是看不出一点波澜,正当梅林想放弃时,他却开口了。

  “给我,魔力。”

  平平淡淡的,没有丝毫感情的语气,丝毫称不上『恳求』。

  然后在梅林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小所罗门搂住了梅林的脖子,踮起脚,轻轻吻上了他。

  不同与他与罗马尼进行过的那些热烈的舌吻,这个吻轻轻的,浅尝辄止,在梅林还没有品尝到它的味道的时候,就已经结束了。

  橙粉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从小所罗门的发尾蔓延。

......

  罗马尼.阿奇曼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梦魔含笑的紫色眸子。

“要听王的故事吗,我的小美人鱼?”

他拍了拍大腿。

 
 





















评论(15)

热度(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