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杉_暮

以后就用来堆一些梅林罗曼的文吧www

【梅林罗曼】与君的明日

听与你的明天的产物。有bug
————————————————

  梅林下班回到迦勒底已经是半夜十一点,迦勒底灯已经熄了,他看着孔明拐进了伊斯坎达尔的房间,千里眼在这种时候发挥了最大作用:他不必摸黑回去,他的视野同有灯光一样清晰。

  罗玛尼的房间还亮着灯,他没有锁门,丝丝缕缕的光从门缝透出,微弱却明亮。他知道这缕光是专门留与他的,便推门而入。

罗玛尼趴在电脑桌前处理着文件,桌上放着一杯热气已经散尽的咖啡,用过的针筒胡乱堆在一旁。他仅仅粗略扫了一眼便知道他又用药物刺激大脑了——为了没日没夜的工作。

  在他没说话之前,罗玛尼开口了,声音里暗藏极深的疲惫,“梅林,你先去睡吧,我还有很多东西没有处理完。”

  梅林发现名为恼火的情绪出现在自己身上——他连续工作多长时间了?16小时还是20小时?人类的身体承受不了那么繁重的工作,他还以为自己是那全知全能的王?

  罗玛尼感到天旋地转——下一秒他就被人揽住抱到了床上。他的大脑过了几秒才回到现实,梅林双手撑开在他身体两侧,紫色的眼睛像某种冰冷的晶石,让他本能的感到害怕。

“梅林!别闹,今天不能做,我很忙的!”

  “咔”,房间归于黑暗,梅林把他搂在怀里,“睡觉。”

  “我真的生气了!”他拼命挣扎,但筋力e和筋力b之间有无法跨越的鸿沟,梅林不再理他,他甚至听到梅林均匀的呼吸声。

  梅林的头发拂过他的脸颊,痒丝丝的,困意如潮水一般向他袭来,先休息一下吧,他迷迷糊糊的想着,无意识的在梅林怀里蹭了几下。

  罗玛尼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窗外的暴风雪不知疲倦地击打着玻璃,外面一片白茫茫,天空与大地的界线也在风雪中消融不见,他无法在其中分辨出时间。

  他开口问枕边人时间,他嗓子很干,声音也变了调,梅林揉了揉他乱蓬蓬的发顶道:“还早着。”

  梅林将他们纠缠在一起的头发分开,下床倒了杯水,用嘴一口一口渡给他,罗玛尼闭着眼,来不及喝下的水从嘴角溢出,淫靡而色情。

  梅林睁开眼睛,看到了白色的天花板。

  他面无表情地下床,此间看了一眼床头的照片,那人的笑容依然是那么温柔。他勾起一个讽刺的笑容,真没想到梦魔有一天也会沉溺于幻术编织的过往里。

  他房间的门突然开了,藤丸跌跌撞撞地冲进来,梅林扶住险些摔倒的她,藤丸气喘吁吁地说:“老师,梅林老师!我们召唤出医生了,但是——”

  他看出了藤丸的欲言又止。

  “他的灵基状态是刚来到迦勒底的时候,对后来...与我们一起战斗的事没有实感,也不相信任何人。”藤丸低下头,显然这对她打击也很大。

  她知道梅林与医生私下关系不错,所以她没有隐瞒这件事。

   “没关系的。”梅林露出了平日里让人如沐春风的微笑,他揉了揉小姑娘的头,“我保证,我会还你们一个原来的罗曼。”

  这次我该说什么,是“初次见面”还是“好久不见”。

  这次我该如何称呼他,“罗玛尼”,“罗曼”还是“所罗门”。

  梅林这样想着。

  他披上斗篷,推门进了迦勒底休息室。

  罗玛尼面无表情地坐在椅子上,他没有戴手套,宝具就戴在无名指上。脸上常挂着的暖融融的笑容已然消失,这使他看起来像某种精致的人偶。当梅林进来的那一刻,他下意识地抓紧了椅子的扶手。

  梅林看着他,就像看着曾经的自己。

  “很高兴认识你,我叫梅林。”他牵起罗玛尼的手在唇边吻了一下。

  罗玛尼显然被吓呆了,碧绿的眸子一动不动地注视着他。

  梅林乘胜追击,吻住了他的唇。

  轻而易举地撬开他的牙关,罗玛尼此时还不懂“反抗,”他仰起头,顺从地任他索取。

  梅林松开罗玛尼,罗玛尼碧绿的眸子有些湿润,他从“出生”到现在,还是第一次受到这种待遇。

  梅林魔术般从背后变出一大束百合花,塞到罗玛尼手里。罗玛尼抱着花,手足无措。

  “听着,罗玛尼.阿基曼”梅林正色道“也许现在我不足以让你信任,但没关系,我们还有很多明日。”

  “你的使命已经结束了,人理修复了,所以现在你可以安心享受作为人类的时光了,如果可以,我希望你的旅伴是我。”

  罗玛尼专注地看着他,脸上渐渐浮现出一个僵硬无比的微笑。这与他过去的伪装差远了,不过确确实实是发自内心的,梅林暗想着,抱住了他。

 

 

 

 

 

评论(2)

热度(52)